評論

“小仙燉們”不光是智商稅

原標題:“小仙燉們”不光是智商稅

圖片來源@pixabay

文 | 奇偶派

最近,表姐給我媽帶回來一份燕窩,但是老人家不知道咋處理燕窩,讓我在網上查查該怎么燉煮燕窩。

我發現網上和燕窩相關內容的發布者或回復者,都是形形色色的燕窩商,包括海外代購商,OEM貼牌代工商,鮮燉燕窩品牌方等。

其中,有昵稱直言不諱“某某燕窩”;也有名字里面或多或少帶有“燕”這個關鍵詞;更有甚者,在內容最后,會給出一段鏈接或者二維碼推銷她們的產品。

如此紛繁復雜的燕窩經銷商背后,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燕窩市場?

近年來,甚至在鮮燉燕窩、即食燕窩等燕窩細分賽道上還跑出了小仙燉、燕之屋、燕小廚等不少知名公司。其中的數家還傳出將登陸資本市場的消息。

本著對燕窩熱潮的好奇,我們走訪了一些線下燕窩售賣點,梳理了國內主要燕窩品牌的產品業務發展狀態與商業模式。試圖解答三個問題:

  • 1、從歷史看,燕窩的淵源,是誰帶火了燕窩?科學角度,燕窩是智商稅嗎?
  • 2、現實看,燕窩到底是一門怎么樣的生意,讓如此多商家趨之若鶩?
  • 3、近年涌現出的一批鮮燉燕窩品牌,比起之前的干燕窩品牌,會更好一些嗎?
誰是第一個吃燕窩的人?

誰是國內“吃燕窩”的第一人?

追溯中國燕窩的歷史,可謂是眾口不一,有人認為食用燕窩最早可以到1500年前的唐代,也有人認為,明朝的大航海家鄭和才是第一個吃燕窩的人。

民間傳說,西元1405年至1433年,鄭和曾七下西洋。其中一次,他的船隊在下西洋的途中遭遇了大風暴,被迫緊急停靠在馬來群島的一個荒島上,一連被困數日,食物嚴重短缺。

鄭和在無意中發現,荒島的斷石峭壁上懸掛著許多白色的鳥窩,便令部下采來,洗凈后用清水燉食,用以充饑。數日后,船員們個個精神抖擻,顏色紅潤。

于是,在船隊回國時,鄭和特地帶了一批這種后來被稱為“燕窩”的補品獻給明成祖朱棣,結果龍顏大悅。

17世紀后期,每年約有12.5萬磅(約400萬只)燕窩從爪哇的巴達維亞輸入中國,這與鄭和七下西洋的時間吻合。

不過,從現有的史料來看,國人食用燕窩的歷史要遠早于明朝。元代賈銘在《飲食須知》中記載,“有燕窩,味甘平,黃黑霉爛者有毒,勿食”。

最早記錄燕窩的醫書古籍,當屬康熙三十三年汪昂撰寫的《本草備要》,“燕窩甘淡平,大養陰肺,化痰止嗽,補而能清,為調理虛勞之圣藥。一切病之由于肺虛而不能肅清下行者,用此皆可治。”

發展到現在,燕窩行業已經成了一個相當成熟的產業,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燕窩消費國。

我們走訪了武漢南湖地區家樂福,沃爾瑪和盒馬鮮生,是了解一下現行的線下超市賣場中燕窩產品的狀況如何。

滿懷期待的進超市,還想著作為一款高檔保健品,燕窩應該會是擺在最顯眼的位置,甚至會專門拿出一排貨欄,來擺滿燕窩,用以凸顯它的貴氣。

但是結果卻是大相徑庭。

在盒馬鮮生賣場中,燕窩產品被擺放在貨架的兩層,價格也沒有想象的那么夸張,從89.9元到399元不等,是一般大眾也都能接受的價格。

圖/奇偶派拍攝

家樂福和沃爾瑪中的燕窩制品就更慘了。兩個超市燕窩制品加起來總類不超過7個,在沃爾瑪中,只有一個小小的貨架里面擠著擺了3個盒子的燕窩產品,別的就沒了。

圖/奇偶派拍攝

對比一下周圍銀耳,紅棗或者各類蛋白營養粉等保健品,滿滿當當擺了幾排貨架。不得不說,燕窩在這種賣場的地位可真是拿不上臺面。

我們來到位于武漢一處燕之屋門店,內里的場景就與商超的燕窩完全不一樣了。

擺放并不多的燕窩產品和燕窩禮盒都顯得檔次頗高,產品主要都是鮮燉燕窩、冰糖即食燕窩、即食無糖燕窩等不同類別。

產品價格也從幾百元到幾萬元,差距很大。門店店員告訴我們,“價格主要是產品不同,根據產品原料、工藝、加工手法的不同,價格不一樣”。

“以前,我門店里賣得最好的還是鮮燉燕窩,還有燕窩月卡,這種的拿來送禮方便又很有面子,價格也適中,現在越來越多的新客人會買燕窩嘗嘗,鮮燉和即食的價格都不貴嘛”,這位店員說,店里的月卡基本上都有固定客戶,老客帶新客的也比較多,自己來選購的回頭客近幾年也多起來了。

我們在門店停留的一小時里,零星來了兩撥客人光顧,從詢問的問題看,都是沒有嘗試過燕窩的新客人。

近年來國內燕窩市場,熱度不斷走高。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國內年消費燕窩在700噸以上,2019年整體市場規模達更是超過300億元。

現在市面上的燕窩可大致分為三類;干燕窩,即食燕窩和鮮燉燕窩。

干燕窩即燕窩的原材料,經過簡單的挑毛處理后售賣,未經過燉煮。按照外形來分有燕盞,燕條,燕角,燕碎等等。一般而言,燕盞的品質是最好的,燉煮之后拉絲長,口感也好。

即食燕窩因為需要長期保存,一般會采用高溫燉煮的方法,然后裝進嚴格消毒滅菌后的玻璃瓶中密封保存。由于儲存的方式類似于罐頭類食品,這種燉煮的方式會在一定程度上損失燕窩的口感和營養。去年鬧的沸沸揚揚的辛巴假燕窩事件,主角就是這種即食燕窩。

鮮燉燕窩,簡而言之就是商家代客泡發,代客燉煮,對比即食燕窩來說主打一個“鮮”字。由于注重的是新鮮的口感,所以很多品牌一直鼓吹低溫慢燉等燉煮工藝。

隨意打開一個外賣軟件,搜索關鍵詞燕窩,就會出來相應的商家。點單鮮燉燕窩的流程就跟平時任意一款外賣一樣。先下單,現燉煮,然后通過冷鏈送貨上門。

燕窩不是神藥

燕窩為什么會那么火?

大概除了被傳統觀念口口相傳奉為滋補圣品外,也與各大影視劇的推波助瀾離不開干系。

紅樓夢全書中,共有14處提到燕窩,均表述其有“潤肺滋陰、化痰止嗽、益氣補中”的功效。

例如,第四十五回提到黛玉多咳,寶釵便勸其食冰糖燕窩粥。“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窩一兩,冰糖五錢,用銀銚子熬出粥來,若吃慣了,比藥還強,最是滋陰補氣的”。

最熱宮廷劇《甄嬛傳》中燕窩也是無處不在,甄嬛跌宕起伏的一生中,時時刻刻有著燕窩的陪伴。

甄嬛生病時,劇中第一暖男溫太醫立刻給他心慕的嬛嬛送來阿膠燕窩進補;甄嬛在甘露寺受苦經常咳嗽時,有果郡王送來燕窩補身;懷有身孕回宮時,有皇上賞賜的牛乳燕窩保胎;小產后夜里給孩子誦經祈福時,也有四阿哥給她送來燕窩養神。

不少網友熱評,嬛嬛正是因為有了燕窩的加成,才能貌美如花,滋補養神,獨得皇上恩寵。

《如懿傳》中對燕窩的烹飪有更細致的描述:剛剛得寵的衛答應為了討皇上歡心,特意用了新巧的做法備制燕窩煲,用鴿蛋和金針搭配煨了三兩燕窩,進獻給乾隆。哪知被皇上倒批奢靡,更是讓嫻貴妃指導衛答應燕窩到底怎么吃。

這個連皇上都稱其價值昂貴的燕窩,真的有這么大的魔力嗎?

其實,燕窩的營養價值早就被扒的一干二凈了。

燕窩,顧名思義就是燕子用其唾液配合一些絨毛或者草葉或者植物根莖做出來的巢穴。從成分上來講,干燥狀態下的燕窩蛋白質含量是50%左右的蛋白質,30%左右的碳水化合物,10%左右的水分和礦物質,剩下的都是一些雜質。

碳水化合物就是大家常說的糖類,一般用來提供能量,大部分的食物中都有。一般來說,2兩燕窩能夠提供345大卡的熱量,等同于2兩米糕或面包。

燕窩的蛋白質含量50%雖說有點高,但是燕窩干盞需要泡發之后才能食用,根本不會像吃豆腐皮一樣干吃吞嚼燕窩,這樣一來,蛋白質的含量就變得很低了。正常來說,如果一個人每天吃4g干燕窩,從蛋白質的質量上來看,是遠遠不如一個雞蛋的。

燕窩中被傳的最神的最具價值營養物當屬“燕窩酸”了,當然,這不是燕窩特有的成分,是一種名為唾液酸的物質。

1940年,生物學家在許多唾液類黏蛋白中發現了一種新物質,并將其命名為唾液酸。

唾液酸是一種9碳多糖的衍生物,也是大腦神經節苷脂和糖蛋白的結構及功能主要組成成分,其中最主要的三種核心形式包括:N-乙酰神經氨酸,N-羥乙酰神經氨酸和2-酮-3-脫氧壬酸。

對于我們人類來說,唾液酸就是特指“N-乙酰神經氨酸”。

科學的研究表明,唾液酸成分是生物體尤其是哺乳動物生長必不可少的成分之一,可促進神經和大腦發育,同時因為唾液酸在人體內會隨著年齡的增加,含量逐漸降低,額外補充唾液酸可以對大腦起到一定保護和延緩衰老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抵抗老年癡呆。另外,唾液酸對于維持人體免疫平衡,增強抵抗力有一定效果。

但是,人類自身是可以合成一定量的唾液酸,滿足機體所需。

此外,如果要通過食物來補充唾液酸,燕窩也不是唯一選擇,雖然燕窩中唾液酸的含量確實比一般的食物要高,占比大約在10%。但是羊肉,豬肉,牛肉,雞蛋等食物中也含有豐富的唾液酸。另外,母乳是已知的含唾液酸最多的物質。

而且當燕窩泡發之后,就跟燕窩里面的蛋白質一樣,唾液酸也會被稀釋的很嚴重。如果真的想即時補充唾液酸,還不如直接去買唾液酸產品,想對比干燕窩而言,價格優惠太多。

這樣看下來,燕窩所謂的滋補作用,其實極其有限。

在商家通常的宣傳中,燕窩一般都會有多種成分對身體大有益處,補充優質的蛋白質,燕窩酸抗病毒抗衰老等。這些其實都是夸大其詞,盯著里面的某個成分就猛夸。

本質來說,燕窩只是眾多智商稅補品中的一種。

曾經跌下神壇

如果說不差錢,要堅持買燕窩,那一定要注意識別。不然,買到假燕窩,那可就是雙倍的韭菜快樂了。

其實,就算是真燕窩,在加工過程中也會存在風險。天然的燕窩中,會含有鳥羽,鳥糞,樹枝和一些其他的雜質,而去除這些雜質的過程很繁瑣。

會有黑心商家為了清理燕窩方便,添加工業雙氧水和二氧化硫這類化學試劑來漂白。

燕窩經過漂白后,不僅蛋白質會被氧化失去活性,使燕窩的營養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漂白之后的燕窩會殘留過量的鉛,汞等重金屬,嚴重威脅食用者健康。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2011年的“毒血燕事件”。

2011年8月15日,浙江工商部門對市場流通的血燕窩進行抽檢,當3萬多盞血燕窩檢驗結果出來后,所有人都大跌眼鏡:一向被譽為燕窩極品的血燕,亞硝酸含量竟然高達10000毫克/公斤,而國家食品安全中亞硝酸鹽的的標準是每公斤不能超過70毫克。

也就是說,當年的血燕窩亞硝酸鹽超標140多倍,而且當年抽檢的都是燕窩大品牌,包括“燕之屋”、“慶和堂”等等。

隨后央視和新華網繼續摸排調查走訪燕窩行業,發現這些所謂的血燕窩,都是東南亞燕窩生產商模仿天然血燕窩的形成機制,用燕子糞便熏蒸出來。黑心商家為了利益簡直喪心病狂。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研究表明,燕窩中的蛋白質和殘留的雜質,都有可能成為過敏原,增加食用者的過敏風險。

在新加坡一項針對868名急性過敏性兒童的研究表明,燕窩在亞洲東南亞地區,已經超過海鮮,成為最大的食物過敏來源。

曾經,燕窩因為商家逐利導致的食品安全問題而跌下神壇。

如今翻紅仍問題重重

如今市場上火熱的小仙燉和燕小廚等燕窩品牌,比起從前出現食品安全問題的燕窩會更好一些嗎?

近些年以來,越來越多的即食燕窩和鮮燉燕窩走進了大眾的視野。除去老牌燕窩同仁堂,燕之屋,燕大夫、燕小廚等諸多品牌也如雨后春筍般扎堆涌出,沖在最前面的莫過于網紅鮮燉燕窩品牌小仙燉。

在類似的鮮燉和即食燕窩出來之前,在大眾的眼中,燕窩一直都是有品無類的存在:燕窩就是干燕窩,買回家還要經過挑,洗,泡,燉等繁瑣過程,才能吃到新鮮的燕窩。之后隨著行業的發展,即食類燕窩異軍突起,但是又有無法兼顧新鮮程度等痛點。

2014年,小仙燉抓住機會創立鮮燉燕窩品牌,通過鋪天蓋地的廣告營銷,遍布電梯的視頻推廣和眾多流量明星的種草,在眾多孕媽和寶媽之間掀起了一股鮮燉燕窩潮,小仙燉也一躍成為知名的鮮燉燕窩品牌之一。

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小仙燉品牌公司現屬于融資輪次中的C輪,已累計獲得6輪融資。

圖/來源:天眼查

2015年,小仙燉的創始人林小仙在投資人劉峻和洪泰基金150萬的贊助下,開啟了小仙燉燕窩的天使輪投資。

2016年7月,在奇虎360,2049集團等投資方的牽頭下,小仙燉獲得了數千萬元的Pre—A輪融資。2017年小仙燉又獲得了知名演員陳數和夢泉國際時尚集團跟投的2000萬元A輪。

截至2021年3月底,小仙燉已完成了包括CMC資本,IDG資本等眾多投資機構的C輪融資。

在資本的瘋狂加持下,小仙燉發展之路順風順水。2019年618期間,小仙燉鮮燉燕窩全網銷售額同比增長497%,光是在天貓平臺的銷售額就同比增長了465%,常年位居京東,小紅書平臺的燕窩銷量榜首。

2019年10月的統計數據顯示,小仙燉在薇婭的直播間內有著5分鐘賣出58萬份的銷量記錄。2020年雙11,小仙燉宣布旗下鮮燉燕窩銷售額破4.65億元,同比增長達263%。

為了打造高端消費圈的連接者身份,小仙燉舍得花大價格去做品牌營銷。張雨綺、張柏芝、景甜等眾多明星都曾在小紅書上推薦小仙燉燕窩。

2020年,持有國家一級健康管理師資格的小仙燉創始人林小仙更是現身直播間,親自給小仙燉直播帶貨。

但是,就是在小仙燉高歌猛進之際,營業利潤卻并沒有增長,反而出現了虧損。

此外,一則通告更是將小仙燉發展勢頭直接按住,小仙燉的形象一落千丈,出現前所未有的信用危機。

2020年11月25日,北京市朝陽區統計局對網紅燕窩品牌小仙燉關聯公司—北京市小仙燉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予以處罰,原因是北京市小仙燉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提供了不真實的統計資料。

具體處罰內容如下,“你單位2019年《財務狀況》(E103表)中營業利潤本年(3231)指標上報數為32939千元,檢查數為-32934千元,相差65873千元,差錯率200.02%。”

對此,小仙燉在官方微博回應稱,是填報人員疏忽將“營業利潤項”負值填報為正值,致使財務報表出現數據偏差,公司沒有任何提供不真實財務數據的主觀意愿,對工作中的失誤深表歉意。

同時,小仙燉還對公司在2019年出現營業利潤虧損做出了回應,稱其是因在供應鏈及客戶端體驗進行了較大規模的戰略投資。

但是廣大消費者對比并不買賬,早在2020年6月份,小仙燉就被質疑冒用了佳明佳公司名稱和食品生產許可證。

佳明佳綠色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信上發布了一篇聲明,表示在2016年6月到2019年9月期間,在公司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小仙燉以“委托佳明佳加工”的名義,盜用公司名稱以及食品生產許可證信息。

佳明佳還表示公司早在2016年就停止了環衛餐生產的業務,在沒有相關人員配備,沒有設備,沒有原料,也沒有進行過燕窩產品品控檢驗的情況下,不可能生產燕窩。

“莫名其妙就成為了國內燕窩加工前三強”。

隨后6月12日,小仙燉在微博回應稱,佳明佳公司發布的聲明內容嚴重失實,給部分消費者帶來了困惑和誤解。但是顯而易見,小仙燉在避重就輕,沒有正面回應燕窩到底是誰在加工生產。

2020年7月,揭露辛巴假燕窩事件的網紅打假人王海在微博上,發表了一篇《小仙燉騙術揭秘:據送檢結果計算小仙燉仙燉燕窩燕窩含量約為0.6%!》的長文,直接將小仙燉“送”上了熱榜。

王海曬出了自己和小仙燉客服的聊天記錄,小仙燉官方客服稱,小仙燉鮮燉燕窩粥中干燕窩70g含量在3.5g以上,0添加,燕窩固體物含量大于等于90%,并出示數據顯示,燕窩粥中唾液酸含量為2.1g/Kg。

但隨即在深圳市計量質量檢測研究院檢測報告中就慘遭打臉,報告顯示,小仙燉唾液酸含量為0.6g/kg,與小仙燉客服所說含量相差甚遠。

2020年11月20日,王海再次將矛頭指向小仙燉,直言“小仙燉和辛巴燕窩沒有區別,這就是智商稅!我們提交檢查的小鮮燉燕窩中的唾液酸含量僅為每100克60毫克,成本大約需要三毛錢!那么每100克糖水賣多少錢?答案是279元!”

對于王海的質疑,小仙燉并沒有給出正面的回應。但是北京市監管局給出了答案。

2021年4月29日,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布了一則罰單,北京市小仙燉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存在十項虛假宣傳行為,被處罰20萬元并予以警告。

除了虛假宣產三項賣點外,小仙燉還被檢測出菌落總數為15萬CFU/g,超過了執行標準《Q/CYXXD0001-2020 鮮燉燕窩》小于10萬CFU/g的規定,衛生狀況欠佳。

2020年7月,《消費者報道》向權威第三方機構送檢了8款鮮燉燕窩,用以檢查菌落總數,大腸桿菌,防腐劑等安全指標。

燕之屋,同仁堂,燕大夫等5款鮮燉燕窩檢測結果比較理想,但燕小廚,小仙燉,肌活這三款品牌均超標,其中肌活的菌落總數甚至達到了30萬CFU/g,超標準指標兩倍有余。

從現狀看,燕小廚,小仙燉,肌活等新興的鮮燉燕窩品牌,在食品安全等問題上,并沒有比傳統干燕窩品牌更好一些。

寫在最后

鄭和大概不會想到,當年流落荒島偶然發現的一個燕窩,竟在后世誕生了如此大的市場。

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口口相傳中的滋補圣品燕窩,借著影視劇的傳播,從小眾奢侈補品變身大眾食品。

但是現代科學早已證明,就營養價值來說,燕窩與普通食品沒有太大的區別。

從歷史看,價格并不親民的干燕窩曾經不光是收割智商稅,選料、加工、儲存等環節的食品安全也頻頻出現嚴重問題。

而如今蜂擁而至的小仙燉等即食和鮮燉燕窩品牌,打著高端滋補品的名號,不僅是食品加工方成謎,財務造假疑點重重,而且食品安全也屢屢破防。

那些為了健康和美麗而花高價購買燕窩作為滋補品的廣大消費者,恐怕很難想象,燕窩可能不僅沒有卓爾超群的神藥效果,而且連食品安全標準都達不到。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