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十一黃金周,一座旅游城市試圖走出谷底

原標題:十一黃金周,一座旅游城市試圖走出谷底

每經記者:舒冬妮 每經編輯:陳俊杰

9月27日,晚七點半,麗江的天還沒有黑盡,晚霞五彩斑斕,古城華燈初上。一間酒吧里,兩位歌手準時坐在話筒前,臺下只有一桌客人,兩男兩女,點了660元套餐,包含一打啤酒。

晚上七點半到九點半是酒吧的黃金時間,老板形容,往年這個時間“爆滿”、“一位難求”,但談到今年十一黃金周,他立馬改口,“估計今年沒那么多人”。10月1日,國慶黃金周首日,記者又來到這家酒吧,人比之前多,但依然沒有坐滿。

根據麗江市政府工作報告,2020年麗江第一二三產業占比分別為15.1:32.3:52.6,而第三產業又以旅游業為主。麗江,是一座靠旅游發展起來的城市。

麗江文旅局官網顯示,今年國慶七天假期,麗江市共接待游客121.46萬人次,同比增長8.72%,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0.83億元。而2019年十一黃金周,麗江市共接待游客139.93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16.17億元。

2021年十一黃金周,麗江接待游客人次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86.8%。在遭遇2020年疫情重錘后,對于麗江,這樣的數據是一個好消息。

這座旅游城市正試圖爬出谷底,恢復元氣。

“輕松”不少的景點工作人員

古城入口處,早餐店的鍋爐上整整齊齊擺了兩排蒸籠,但蒸籠沒冒熱氣,打開一看也沒有包子。老板看到有客上門,連聲說“有包子”,他一邊從冰箱里拿出一屜小籠包,一邊解釋,游客少,就做得少,放在了冰箱,有客人的時候用微波爐熱一下就行。

古城里,獅子山頂萬古樓的工作人員也“輕松”了不少,現在每天登萬古樓的只有一兩百人,而在疫情前,每天能售出600多張門票。

這樣的情況或許不是個例,在白沙壁畫景點,負責現場講解的工作人員提到,因為屬于云南納西族歷史文化,白沙壁畫頗具吸引力,疫情前,每天接待游客能有四五百人,主要以國外團體游為主,但疫情后基本沒有國外游客團體,現在一天平均接待九十多人,以國內散客為主。

另一旅游景點文昌宮的情況也大致如此,工作人員表示,疫情前每天的游客量大約是一兩百人,但記者在游客進門前的登記表上看到,9月29日只有5個人,截至9月30日中午,當天共有9個游客登記。

一位在麗江古城周邊送了四五年外賣的小哥告訴記者,疫情前,從早七點到晚九點,一天能跑一兩百單,現在“不行”,他打開外賣后臺,查看自己的送單量,只有二十多單,而位列榜首的騎手也不過41單。

同樣認為“不行”的,還有酒吧老板小胖,以往,在每天6個小時的營業時間里,他的酒吧一次坐滿是50人左右,翻一次臺,一晚上能接待100個客人。

“一般我們麗江的旅游是三四月清明前后就進入旺季了,一直到11月份,差不多半年的時間人都挺多,最旺的是暑假六七八九的幾個月,最高一晚流水超過2萬元。如果沒有疫情,往年國慶這個時候已經很多人來麗江了,這個點根本沒桌子,現在一天多的時候也才20多個人,每晚平均流水只有八九千。”

今年,德爾塔毒株帶來的影響甚于去年,在小胖的酒吧,啤酒的備貨量比去年少了一半。

古城內,除了景點、酒吧,各具特色的商鋪也是吸引游客的重要一部分。其中最主要的又是當地納西族民族服飾,包括當地人手工制成的方巾,價格從80到380元不等。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多家店鋪了解到,疫情以來,游客不多,店鋪不得不大幅降價,以往80元/條的方巾目前100元2條,而380元/條的方巾,講價下來不到200元就可以買到。

有老板告訴記者,以前不降價一天都能賣出七八十條,現在一天只能賣出一兩條,甚至幾天賣出一條。交談中,老板說到前一日天賣出4條時,顯得十分開心。

等客來的民宿老板

“之前的國慶、五一黃金周,經常晚上十點十一點,還有游客拖著行李箱,滿城找不到民宿,半夜有人哆哆嗦嗦跑到前臺問,你們這有被子出租嗎?或者問院里有沒有地方能讓他睡一宿,真的絲毫不夸張,好多箱子質量不好的,輪子都直接拖掉了”。

“自從疫情發生后,這兩年,別說平時,就連黃金周,我晚上再也沒有聽見過行李箱在石板上拖過轟隆轟隆的聲音。”在麗江古城做了七八年民宿生意的阿干說。

9月27日,離十一黃金周還有3天,若在往年,民宿房間早在幾周前就被預定一空。但今年,記者所住的這家民宿,15個房間只租出了一間。

阿干家的民宿情況稍好,但仍比不上疫情前。他經營的民宿共有18間房,每年的租金和轉讓費成本是53萬,疫情前,一年能凈賺約30萬元,這兩年利潤只有往年一半。

9月28日下午六點左右,麗江古城實時人數2.7萬,常駐居住6200人,常駐工作4580人,實時游客數1.6萬人。阿干說,古城里有3000家民宿,這意味著平均每家民宿入住5個人,就算是5間房,每家民宿的入住率也不高。

另一方面,民宿的入住率跟地理位置也有關系,“我這里其實還好,出門直走酒吧一條街,右轉就是大水車(古城地標之一),左轉直走四方街,很好的位置,所以每天都有人住,如果你住南邊,去哪里都要很久,也不方便,有的民宿就只有一兩個人,甚至是空的。”

而根據2019年十一黃金周麗江古城接待游客數據,十一期間實時人數最高峰曾超過9萬人,7天累計接待游客人數為91.18萬人。

入住率不高,房間的售價自然也不會高。阿干介紹,往年黃金周房間均價是四五百元,而近年黃金周前,均價只有百元。

“國慶我們肯定要漲價,不是說因為疫情就不漲價了。一年我們只有四個旺季,春節、五一、十一、七八月暑假,全靠這幾個旺季賺錢了,其他時間我們只求保本。”阿干說。

國慶七天,阿干的民宿陸陸續續住滿了游客,均價在300元左右,雖然不及往年高,但也在預期之內。不過黃金周一結束,價格又回落到了百元左右。

房間賣不出價格,根本原因是游客人數少了,這也是疫情的直接影響。剛過去的中秋節,由于云南限制了跨省游,有的民宿甚至直接沒有開門。9月15日,云南恢復跨省游,古城里的酒吧民宿又重新開張。

“沒有疫情的情況下,外面這個時候基本是人來人往,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冷冷清清,半天沒個人影,以前在麗江古城,大水車或者四方街上,肯定是人擠人,現在人很稀少。”另一家民宿的老板說道。

阿干也不愿在OTA平臺上架自己的民宿,她解釋稱,因為平臺要收取15%的傭金,本來生意就不行,沒必要增加成本。

去跑滴滴的旅行社銷售

在滇馬旅行社做了好幾年銷售的阿陽,對行業冷暖感受頗深,早些年,玉龍雪山索道門票一天能賣2萬張,前年開始一天最多1萬張,提前3天可以訂到團體票,但現在,團體游明顯減少,阿陽從玉龍雪山管理處得到的消息是,現在一天可能就一兩千人,8月只有幾百人。

“團體票是提前三天就訂完了,散客票每天早上七點準時開搶,我們也要幫忙搶散客票,以前還有黃牛……”阿陽說。

游客少,阿陽過去一年都不適應這種生活,銷售底薪只有兩三千,全靠提成。阿陽介紹,2018年,旅行社最多有200多員工,那個時候,工資能輕松上萬,更早的2014年左右,每個月到手工資能有2萬。

“現在只有70個人,并且8月開始停薪。”阿陽不得不開始出來跑滴滴,“如果用心跑的話,一天兩三百塊,但沒有游客,滴滴也不好跑。”

9月底見到記者時,阿陽對即將到來的國慶黃金周也不報多大希望,如果按照以前的經驗,團體游在國慶前兩周預訂已經爆滿,但今年顯然沒有。

線下沒有游客,公司也想過在線上擴大宣傳,阿陽表示,疫情發生后,公司在短視頻平臺開了賬號,并鼓勵員工也在線上平臺運營,只要有一個做出來,提高了個人業績,也能增加公司的效益。但結果收效甚微,阿陽認為,這是麗江長期以來業已形成的旅游習慣和成熟的產業鏈決定的。

據阿陽觀察,其實大部分旅行社也都有各種線上經營模式,比如官網、抖音快手等平臺賬號,但運營起來盈利空間并不大,還不如線下收客高效,所以線上處于可有可無的狀態。

他也強調,攜程、去哪兒等平臺都在參與線上旅游,他們直接接觸第一手客人資源,形成主導消費,但游客直接跳過中間商,第三方業務就會大幅減少。

9月29日,麗江股份董秘楊寧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時也介紹,在麗江,游客接待方式主要分為旅行社和散客,麗江股份三大業務中,景區三條索道業務旅行社貢獻占比約70%;演藝業務板塊中,旅行社的營收占比甚至能達到90%。

根據啟信寶,搜索“云南”+“旅行社”兩個關鍵詞,就有10670家注冊公司,而僅麗江,包含旅行社業務的注冊公司有1571家。阿陽介紹,旅行社“收客”靠自己跑客戶,“收客”是旅行社的行話,意為招攬客人并為其設計旅游路線,民宿、酒店、同行、游客介紹新客人等方式都是客戶來源。

2017年4月15日,《云南省旅游市場秩序整治工作措施》“22條”落地實施,重點整治旅行社亂象,阿陽也提到,當時重點整頓了旅行社發團是否規范、有無低于行業最低價、導游服務質量、是否誘導二次消費等環節,幾年間,多家旅行社被吊銷經營許可證。

啟信寶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9月29日,麗江存續經營狀態的旅行社企業僅剩617家。

“確實快熬不下去了,如果明年還是沒有好轉,可能就要出去打工了。”阿陽有些無奈。

9月30日,阿陽還是沒有去公司或者去跑業務,因為“無客可收”。

9月28日下午六點,麗江古城實時游客1.57萬人;9月30日下午五點,實時人數接近3萬人(包括常駐居住和工作人員1.3萬人);晚上九點,實時游客數2.03萬人,十一黃金周來了。

10月1日晚上10點,麗江古城實時游客數3.07萬人,數據顯示,麗江古城區域承載量總和約25萬人。根據報道,2019年春節期間,2月8日,進入麗江古城人數達到25.72萬人次,實時最高峰值達到94991人次。

“麗江要摘掉過度依賴旅游的帽子”

在政府部門工作的小力是土生土長的麗江本地人,面對疫情的影響,他直言不諱,“游客減少了,旅游整個產業鏈都很蕭條,從酒店客棧到餐飲,都是顯而易見的,沒有人就帶動不了經濟的發展,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麗江經濟基礎薄弱,旅游業看天吃飯,所以疫情可以說是影響了麗江經濟。很多旅行社在7月暫停跨省游后,幾乎近三四個月沒有開展業務,沖擊非常大,很多從業人員迫于現實的壓力,不得不尋求轉型。”小力說道。

但他也明白,雖然在疫情面前經濟受到影響,旅游業更是首當其沖,但生命安全仍是第一位的,犧牲一些經濟效應,才會有更長久的未來。

小力認為,麗江作為自然地理文化條件優越的旅游城市,發展早,旅游方面的相關體系也都已經十分成熟,各個環節都很完善,這是優勢也是劣勢。他也反思,麗江在長期發展以旅游為主的第三產業的道路上,是不是忽視了第一二產業的發展。

當然,麗江市政府也看到了這點,在《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回顧2020年工作時,就有提及“產業發展深層次結構性變化”相關內容,產業發展從文化旅游“一業獨大”向文化旅游業、清潔載能產業、高原特色農產業、生物醫藥大健康產業“四輪驅動”轉變。形成古城花卉、玉龍道地中藥材、永勝軟籽石榴、華坪芒果、寧蒗蘋果“一縣一業”格局。

2020年,麗江市第一產業增加值從44.7億元增加到77.53億元,年均增長5.8%;第二產業增加值從91.9億元增加到165.5億元,年均增長11.9%;第三產業增加值從171.5億元增加到269.7億元,年均增長6.1%,產業結構從14.5:29.8:55.7調整為15.1:32.3:52.6。

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麗江市2021年重點招商項目手冊》里,就寫到麗江正在打造“四梁八柱”的產業體系,四大產業包括文化旅游、清潔能源、高原特色農產業、生物醫藥大健康,延伸八大產業為千億級文旅產業、百億級清潔載能產業、金沙江綠色農業、高原生態養殖業、大健康產業、數字產業、商貿物流產業、生態環保產業。

“我們也看到,近來政府在引進落地一些項目時,也在釋放一些信號,就是要摘掉過度依賴旅游的帽子,也切實感受到了政府為麗江發展做出了努力,以及帶來的變化。”小力說道。

此外,記者從麗江市文旅局了解到,疫情以來,文旅局也從多個方面對文旅企業提供了相應的幫扶措施,2020年,向旅行社暫退旅游質保金,向參與游客安置的酒店下撥補貼資金,申報文旅企業新增流動資金貸款。并且針對本地市民發放“最美家鄉游惠民券”等,積極拉動文旅消費,促進行業復蘇發展。

旅游轉型升級也是重點,麗江市文旅局2020年對縣(區)文化和旅游產業發展情況進行調研,指導各縣(區)加快推進重大文旅項目建設,特別是推進半山酒店、精品酒店、民宿、康養、戶外運動等新產品新業態項目建設,推動產業轉型升級。

而2021年上半年的重點工作中,則包括了組織文旅或相關企業申報新增流動資金貸款貼息補助、重大文旅項目投資獎勵等,支持文旅企業拓展融資渠道,推進文旅市場復蘇發展。

(文中采訪者均為化名)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