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車的話得等1個多月,具體不太確定,不敢打‘保票’,我們店里這款車是5月訂的,8月才到店,因為全行業都缺芯片。”一名合資車企的銷售人員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金九銀十,9、10月原本是汽車市場的傳統銷售旺季,然而汽車市場未能迎來銷售熱潮,反而遭遇因芯片短缺引起的寒流“阻擊”。

記者近日走訪了山東臨沂十余家汽車品牌4S店,涵蓋燃油汽車品牌和新能源汽車品牌。多家4S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除了店內的現車外,訂車需要等一到兩個月。更有車型需要等半年以上。

與多名銷售人員交流,記者獲悉,往年一到國慶節,他們銷售人員絞盡腦汁攬客,把進店看車意向客戶轉化為實際的銷售訂單,而現在卻是面臨“無車可買”的局面。長安新能源汽車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后面你再花這個價錢買這款車,很有可能縮配,要不就漲價。缺芯片,芯片價格上漲,整車成本就上漲。”

由于汽車供應緊張,記者了解到,很多汽車經銷店選擇以減少終端優惠的方式來保住整車成本上漲對利潤的侵蝕。一汽-大眾奧迪4S店經理告訴記者,“生產廠家有個生產盈虧點,目前已經低于此比例。廠家為止虧,已逐步取消各種返利支持。經銷商當月不虧損是真實的,但并未暴利。”

此外,在新車供應無法確定的市場環境下,“缺芯”觸發了豪華車經銷商以“開票價”回收二手車的怪誕現象。

“缺芯”致交車周期延長

探岳X(參數|圖片)紅色這款車指導價是23.58萬元,優惠后是21萬元,能給你再優惠1萬元,實話實說,這款是2020年9月份的車。”一汽大眾銷售人員告訴記者,“訂車的話等一個多月,新車的話優惠不了那么多了,因為芯片短缺。像是大眾邁騰(參數|圖片),現在我們店里都訂不到車。芯片短缺導致產量下降。我們有15個訂單,車還沒有發過來。”

雖然店里正在更換宣傳牌迎接國慶節黃金銷售期,但上述一汽-大眾銷售人員直言,由于沒有多少現車,很多車型都是供不應求。今年優惠力度不大。

同在一個汽車銷售園區,與一汽-大眾經銷店相鄰的一汽奔騰品牌4S店也遇到了同樣的難處,該店銷售人員表示,“不是‘饑餓營銷’才這么說,店里有現車已經不錯了,你再過兩天來提,很可能就沒了。現在訂得個把月,過去正常半個月足夠了。”

“我們的情況還是好的,我知道的是,有汽車廠商因為芯片短缺,生產的車輛沒安裝顯示屏就運到了4S店。消費者可以先買,掛牌開著。等芯片到貨再補裝。”上述奔騰品牌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車鎖、車門,車鑰匙都需要芯片,一輛車上百個芯片。因為沒有芯片,現在奧迪只給一把鑰匙。”上述一汽-大眾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熱銷車型缺貨,同品牌下不太暢銷的庫存車成為營銷重點。記者在北汽新能源經銷店里看到了2019年生產的車。

“上個月我們賣的是2018年的車,剛把庫存清完,新能源車跟燃油車不一樣,質保是從上牌那天算起,跟生產日期沒有關系。像店里這款EC3,很多客戶來了,會選擇2019年的車,因為價格實惠,有現車。”北汽新能源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銷售價格上浮保利潤

“缺芯”導致汽車產量下降,終端市場供不應求,不少汽車品牌經銷商跟隨廠家上調車輛銷售價格。

記者與多位銷售人員交流了解到,很多品牌通過減少優惠的方式上調終端價格以應對“芯片價格上漲”帶來的整車成本上漲。

“大眾賣得比較好的幾款車,價格上浮3000~5000元。比如探岳X這款車,原來能優惠3萬元,現在只能優惠2.5萬元。像是40萬元以上的奧迪車型上漲2萬~3萬元很正常。”一汽-大眾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后面你再買這款車,要不縮配,要不就漲價。芯片價格上漲,整車成本上漲。”長安汽車銷售人員指著店內的一款新能源車向記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因車輛供應不足,今年8月,美國汽車平均售價超過4.1萬美元,創歷史新高。

“生產廠家有個生產盈虧點,目前已經低于此比例。廠家為止虧,已逐步取消各種返利支持。經銷商當月(9月)不虧損是真實的,但并未暴利。當月新車綜合盈利在4%~6%之間。全年還需要看后續產能及需求關系。樂觀預計BBA(奔馳、寶馬、奧迪)品牌經銷商盈利與去年持平。”上述奧迪品牌4S店經理告訴記者。

除了新車價格上漲,在新車供應無法確定的背景下,“缺芯”引發了一些地區豪華車經銷商以“開票價”回收二手車的怪誕現象。

記者關注到,近期,有成都寶馬經銷商發布海報,“原價置換/現金采購2020年10月1日以后上牌的BMW,覆蓋全系3系(參數|圖片)、新款4系、全系5系(參數|圖片),全系X3(參數|圖片)(不含BMW新能源車型),行駛里程不超過1.5萬公里,無任何泡水、火燒、車禍記錄,符合準新車車況,即可開票價回收。”

另有,杭州一家奔馳經銷商發布信息,以開票價回購奔馳C級、奔馳E級、奔馳GLC以及邁巴赫等車型,要求上牌時間在2020年1月1日~2021年6月30日,行駛里程不超過2萬公里,無事故,無結構損傷,經檢測后,可享受開票價回購。

鄭州市一奧迪品牌經銷商也發布了類似海報,以確定的價格回收2019年、2020年、2021年奧迪A6L 40/45豪華動感/雅致,里程要求分別不超過3萬公里、2萬公里、1萬公里,車況要求與奔馳、寶馬基本一致。

對于以發票價回收二手車,有業內人士指出,由于新車車源不足,所以一些豪華車經銷商將目光轉向車齡短、里程少,車況好的二手車。收到后,以高于廠商指導價的價格賣給購車比較急的消費者。

“金九銀十”難再現

“目前,庫存已經降到近年歷史最低位,廠商后續已無庫存可降。”乘聯會在做車市例行分析時指出。數據顯示,今年9月前三周廠商批發總體同比下降34%。

“有需求,生產不出來”是當下很多車企面臨的困境。9月20日,理想汽車發布公告稱,由于馬來西亞的新冠疫情大流行,公司毫米波雷達供應商專用芯片的生產受到嚴重阻礙。因為芯片供應的恢復速度低于預期,公司現在預計2021年第三季度的汽車交付量約為24500輛,此前預測的汽車交付量在25000至26000輛之間。

9月17日,本田宣布,預計8~9月在日本的工廠汽車產量將比原計劃減少六成,10月上旬將減產大約三成。主因在于半導體短缺及東南亞各國新冠疫情再度蔓延,零部件供應及物流受到了影響。

同期,美國通用汽車宣布,因芯片短缺,通用在北美的6家工廠停產。福特也宣布縮減部分車型的生產,很多汽車工人因此暫時失業。

因為“缺芯”,通用選擇先將車生產出來放在工廠里等“補裝”。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通用汽車表示,整個夏天,他們在密蘇里州的一家工廠已經囤積了3萬輛皮卡車。

芯片短缺還一度導致一些汽車廠商推遲新車上市時間。9月初,特斯拉CEO馬斯克在推特上吐槽: “ 2021年是供應鏈短缺超級瘋狂的一年,即使我們有17種新產品也沒用,因為沒有一種會上市。”針對新款跑車何時發布,馬斯克表示:“如果2022年不像這樣糟糕,Roadster應在2023年出貨。”

鑒于主機廠不能“保供”,多個品牌銷售人員向記者表示,對“金九銀十” 不看好,對國慶小長假的銷量期待不高。談及11、12月份能否恢復,直言需要看芯片的供應情況。

“芯片緊缺一時半會解決不了,廠家告訴我們的是,得等到明年5月之后。”一汽-大眾銷售人員表示。

“沒有像往年一樣的‘金九銀十’了,雙降。受芯片影響產能降,受大環境影響消費降。唯一需要評價的就是誰降得更狠。”上述一汽-大眾奧迪4S店經理告訴記者,“預計12月能回歸。排除疫情不確定性,12月會回歸當月計劃量,無法彌補前期虧空。”

自主品牌齊打“混動牌” 欲奪“兩田”話語權

東南汽車迎“變局”:引入新股東注資 終端頹勢待扭轉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