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對“中國故事”的理解一定不要太狹隘

原標題:對“中國故事”的理解一定不要太狹隘

厚古薄今、重外輕內,在北京國際音樂節藝術委員會主席余隆看來,絕對是要不得的。今年,以“大師與紀念”為主題的第二十四屆北京國際音樂節在集中紀念西方作曲名家的同時,更聚焦于中國人自己的音樂大師。昨晚,在保利劇院的舞臺上,指揮家黃屹執棒中國愛樂樂團,攜手竹笛演奏家唐俊喬和女高音歌唱家宋元明上演了“心靈的遠游”專場音樂會,全方位展現了著名作曲家郭文景的音樂世界。

“以郭文景、陳其鋼、譚盾為代表的這一代中國作曲家,勤奮創作了很多經典作品,這些作品不僅推動著中國交響樂事業不斷前進,也讓世界更了解中國。紀念他們并推廣他們的作品,是我們必須承擔的責任。”余隆說。2003年,享譽世界的歌劇《夜宴》《狂人日記》登臺北京國際音樂節,郭文景與音樂節從此開始了18年的合作,他的《巾幗英雄三部曲》《江山多嬌》《蜀道難》等多部代表作都曾在這里上演。

“這是我們一貫堅持的‘中國概念’板塊的延續。”北京國際音樂節藝術總監鄒爽期待,在這方平臺上“向更多觀眾傳播中國最新的創作”。如今,“講好中國故事”是一個常常被提及的概念,話題推進到此處時,向來語速和緩的郭文景突然提高了聲調:“對‘中國故事’的理解一定不要太狹隘,一定要解放思想。”

在用音樂搭建起東西方對話橋梁、以當代視角看待“中國故事”的路上,郭文景已經走得很遠。他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指揮家杜達梅爾曾帶領來自祖國委內瑞拉的孩子們,用“令人驚嘆的水平”奏響了肖斯塔科維奇《第十交響曲》。“我認為,他們用音樂講述了一個很好的關于委內瑞拉的故事,而不是肖斯塔科維奇的故事。”在郭文景的音樂中,地域、時代、風格等界限也在不斷被突破,融匯為中國作曲家自己的獨特表達。

本場“心靈的遠游”音樂會上,4部由郭文景創作于21世紀的作品飽含類似的哲思:為管弦樂隊而作的帕薩卡利亞《日月山》、為竹笛與管弦樂隊而作的《野火》都在延伸郭文景關于現代音樂與中國傳統音樂的探討,傳統的復調體裁帕薩卡利亞可以融入中國音樂,竹笛不只有悠揚清朗的一面,也可以被挖掘出更多的交響性;芭蕾舞劇《敦煌》第二組曲的第一樂章交織了舶來的芭蕾舞音樂特有的節奏和律動,卻把敦煌莫高窟的厚重感展現得淋漓盡致;為女高音和管弦樂隊而作的《遠游》以詩人西川的現代詩為歌詞,時隔17年,郭文景為它續寫了全新的第四樂章,探索音樂與詩歌的更多可能性。

郭文景同時透露,接下來,他將要創作一部紀念作曲家勛伯格的新作品,它將全部采用中國民族樂器,但會以勛伯格的一個和弦為“材料”。身處全新的時代,郭文景“最想表達的是今天的中國”。記者 高倩 方非

[責任編輯: 張曉榮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