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收益率”50%的拼團陷阱:“投資者”薅羊毛反被套多地公安立案調查

原標題:“月收益率”50%的拼團陷阱:“投資者”薅羊毛反被套多地公安立案調查

每經記者:趙李南

在拼團這個圈子,有不少“投資者”將五花八門的拼團稱為“項目”。

“做什么項目都一樣,先搞先吃肉,這個不用別人教的,等你慢慢研究,別人賺得差不多的時候你才搞,那就別說(自己)賺不到錢了。”一位“項目”推廣人士在群聊中說。

然而,在這類拼團“項目”背后,所謂的“投資者”究竟是躺賺還是接盤俠?《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長期潛伏多個拼團群、試用了多個拼團APP后發現,這些拼團實質上是一出“龐氏騙局”式的資金盤。

一位參與其中的投資者張程(化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其前后僅15天就投入了3萬元,而后就發現無法提現,目前公安機關已經對他所投的“鏈接生活”APP立案調查。

“月收益率”50%的拼團項目

在互聯網上,這類拼團“項目”的投資者,是一個低調潛行的群體,除了“爆雷”后由投資者發布的“控訴”內容之外,幾乎難有其他蹤跡可循。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后發現,這些“拼團”APP數量還不少,記者簡單梳理后就找到十多家。

而之所以公開的互聯網信息檢索結果較少,是因這些APP傳播都以聊天的方式在進行。拉記者進群的“上線”還對記者表示“不要亂拉人進來”。

同時,這類“拼團”項目也與各大互聯網平臺拼單和團購活動是徹底的兩回事。表面上,這些“拼團”APP也會在其頁面上展示商品,但這些商品實際上并不會發貨,或僅僅在正常單量中抽取一部分發貨以做到“表面上”的合法合規。

在一位投資者發給記者的宣傳材料上,介紹了某正在運作的平臺拼團玩法。

這個平臺的拼團獎勵分為49、99、149和199專區。每個專區每天可以拼30次,無論拼中與否都有相應的紅包獎勵。該投資者向記者表示,他們都在拼99和149的專區。

以99元專區為例,該專區每次的獎勵為0.99元,即參與拼單,就會獲得0.99元的紅包獎勵。也即,投資者每天投入99元,每天拼30次可以獲得29.7元的獎勵。而按照該獎勵計算,日收益率理論上可高達30%。

記者潛伏該平臺內部群,在群內有這樣一個收益測算案例:設一個投資者每輪都在上述49、99、149和199專區進行拼團,其一輪的成本為496元。那么一輪6天,每天可以獲得紅包獎勵148.8元,六天的累計收入為892.8元,扣除6%和2元的提現手續費后,凈收為834.6元。凈收入減去投入的成本496元后得到凈收益338.6元,一個月五輪完整的收益為1559.4至1851.2元之間。換句話說,該平臺投資者的月預期回報率超50%。

圖為推廣人員發布的某拼團平臺相應收益計算方式。圖片來源:記者獲取

某投資者測算的收益情況。圖片來源:記者獲取

同樣的,這些平臺的具體玩法大同小異。比如已經爆雷的“鏈接生活”的樂拼拼每天可以參與41次拼團,其中1人可以拼中、18人拼不中。拼中者獲得商品,拼不中獲得0.8元/次的補貼。每天41次不中,可以獲得32.8元,拼中10次可以購買產品包解凍,之后可以提現。

而如果投資者開設多個賬號,便能夠實現“開得多,掙得多”。“主要收益高啊,我自己大號一個,小號兩個,每個號各投入980,月入四千呢,就想著一個月就回本了。”鏈接生活投資者張靜(化名)向記者表示。

然而,據記者了解,這些參與拼團的人,其目的并不是為了獲得商品。

“我同事帶我玩的,七月份跟她玩了一段時間拼拼有禮,然后八月中旬帶我開始玩鏈接生活,玩了十天就不能提現了,投了三個號三千,(8月)23號以后提現都是失敗的,東西沒有的,沒收到過,我們有群的,收到東西的人沒幾個。”張靜表示:“拼拼有禮玩了一個多月,開了兩個號,都是及時止損了,部分傭金套住了,也不至于虧,拼拼有禮是有東西的,快遞都是收到手軟的。”

也正是在這種“高回報”的誘導之下,才會有投資者前仆后繼地參與其中。

看似賺錢背后,卻是另外一種陷阱。前述投資者向記者介紹,按照該平臺的規定,本金是不能提現的,收益可以提現。

月預期收益率超50%,真有如此來錢快的渠道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上述推廣人員截圖中的計算方式實際上是一種測算的簡化,實際投資中,都是按照每天進行投資,T日的投資,至T+7日才能夠提現,以此循環往復。而上述投資者的測算更是不靠譜。

還是以99元專區為例,我們算一筆賬:第一天,投入99元,拼30次,賬面收益29.7元;第二天,投入99元,拼30次,賬面收益29.7元;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天,每天投入99元,每天拼30次,當天賬面收益29.7元。

一輪6天,總計賬面收益為178.2元,而投入則達到了594元。想將這些收益提現的話,扣除6%和2元的提現手續費后,提現收益,到手其實為165.51元。6天到手合計收益率為27.86%。

由于本金不能提現,那么玩完一輪,投入594元,提現165.51元,還有428.49元留在平臺。當然,這些留在平臺的錢都是“你”的,只是不能提現。

第二輪拼團游戲又開始了:6天中,每天投入99元,每天拼30次,當天賬面收益29.7元。第二輪結束,當輪投入594元,當輪提現165.51元,又有428.49元留在平臺。

第二輪玩完,實際投入1188元,合計提現331.02元,留在平臺的資金額也已翻倍為856.98元。

6天之后,新一輪拼團游戲又開始了,周而復始……

每一輪過后,你提現的收益總額越來越多,但同時留存于平臺的資金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每輪過后,在將收益全部提現的情況下,也會留下約七成的投入資金沉淀于拼團平臺。當然拼中會有商品,但也可以選擇不要。

很多人只盯著每一輪近30%的收益,卻好像遺忘了那些留在平臺上的越來越多的投入資金,當然,那些錢名義上還是你自己的,只是不能提現而已。

更有迷惑性的是,該投資者向記者推薦的平臺中,除了上述的參與模式還有“發展下線”的模式。

根據該平臺設計的相應的晉升制度,共有5個層級,分別是粉絲、V1、V2、V3和V4。這5個層級以“下線”有效戶的數量為劃分標準,分別是4名、5名、10名、20名和30名。除了用戶商戶之外,更高級別還有其他附加條件,以最高級的V4為例,直推30名有效用戶,非直屬團隊有效用戶300人,直推產生3個V3。而V4所享受的收益則是分別可以拿直推收益的25%、團隊收益的7%、平級團隊收益的7%。

按照該平臺的宣傳材料,假設下線每天拼了4個區,拼滿120次,V4級別的日提成是3720元。

薅羊毛的“心得體會”

有參與拼團的投資者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這類拼團中,如果被抽中商品不想要的話可以選擇不要商品,兌換積分。而另外一位受害者向記者表示,他所參與的拼團項目,已經無法提現,商品也沒收到過。

“XXXX最近拉了好多人,進來的時候都說包賠二輪,結果出了399的一輪都沒有就割了。”在一項目群內,有投資者抱怨道。而據該投資者表示,玩一輪就跑路的拼團APP并不止一個。

該投資者所稱的“一輪就割”實際上指的是一個完整的投資周期。比如,周一開始拼團,至周天可以完全提取自己的收益,這一周的七天時間就稱為“一輪”。不少資金盤為了吸引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加入,會持續很多輪,讓投資者賺到錢才能不斷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而“一輪”就割的資金盤近期也頻繁涌現,有投資者分析稱,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資金盤吸引的人數過少,沒有繼續玩下去的價值。

相應的,這部分投資者在應對平臺跑路上也有著自己的一套邏輯。“這種東西,誰也不敢說百分之百安全,也沒有百分之百安全的東西,只能自己把控。”一位投資者表示。

另外一位投資者稱:“剛發布(的)前一兩個月可以玩,超過三個月就殺豬了。我都見好幾個APP殺豬跑路了。”

還有投資者向記者介紹了自己總結的“心得體會”,平臺跑路之前的跡象有:系統頻繁升級維護、提現比例調低、節假日提現順延等。“搞一輪就先撤出來,你怕的話就先注冊,過了國慶假期再玩。”一位投資者“好心”地告訴記者。

一位群主發布的內容顯示:“因為怕10月1日有特殊情況。再次告訴大家不被坑,9月28或者29號這兩天必須下車看看自己一輪到幾號,不要趕在10月1日。上車的時候具體通知。”

同時,還有群內人員不斷普及“知識”。有投資者表示:“如果單純只是拼單、拉人,那公司給之前老會員的獎勵大于新加入會員充值的情況下,或者說新入的錢不夠給老人分傭,那公司就該崩盤了。因為它沒有收入來源,單純靠后面來的人填坑,填不住就崩盤了。如果資金盤有正規收益,能夠長久做下去,那就不違法。如果資金盤崩盤了,錢被卷走,那就違法了。”

圖片來源:攝圖網

多地公安出擊

近日,一位金融監管領域的官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政府部門已經注意到了線上拼團這種模式,也在加大力度處置。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拼團APP背后的公司分布在浙江、河南、四川、河北、上海等多地,這顯然也給監管帶來了不小的難度。

截至目前,已經有不少拼團APP爆雷。張程向記者表示,其在一款名為“鏈接生活”的APP上投資了三萬左右,目前是血本無歸的狀態。據張程稱,其投資的三萬元前后不到半個月就打了水漂。

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當地警方已經對“鏈接生活”立案偵查。記者也撥打了“鏈接生活”在工商信息中預留的電話,但該電話已經停機。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鏈接生活”辦公地的物業處了解,該物業公司已經于9月上旬與“鏈接生活”解除了租賃合同,目前該公司已經無人辦公。物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需要報案可以直接聯系當地公安。

“自己三萬左右,幾個朋友,都七八千在里面。一直忽悠,從說t+1一直忽悠到這個月(9月)8號,8號說每天返現萬分之八,返三天后,公司就無蹤無息了。” 張程向記者表示。

他向記者講述了接觸“鏈接生活”的過程。“看某第三方平臺知道‘鏈接生活’這個平臺,把錢投進去后,被平臺一直忽悠,沒提過現,商品也沒收到過。”張程稱。

杭州警方則對“拼拼有禮”APP進行了立案偵查。“拼拼有禮”與前述拼團APP類似,但該公司自稱相關人員是主動投案自首。

圖片來源:拼拼有禮APP截圖

據投資者在群內分享的截圖,杭州千俞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在其APP上發布公告稱,“因我司法定代表人主動投案自首,目前正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即日起我司相關業務暫停運行”。

據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區分局的警情通報,公安機關目前已經對杭州千俞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劉某樺、章某桐等人涉嫌犯罪立案偵查,并采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

圖片來源:余杭公安微信公眾號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區分局了解到,目前余杭公安正在統計相關受害者信息。

此外,據多家媒體報道,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分局對“友盟云商”進行立案偵查,武漢警方、鹽城警方也破獲了類似的案件。

記者手記丨切莫以為自己更聰明

近年來,類似的案件頻發。從社交新零售到拼團騙,從美麗貸到校園貸,從P2P到地產公司理財……這些“項目”之所以出問題,實際上說到底都是龐氏騙局。當后續的資金無法填補先前資金的兌付時,結局就是崩盤。

記者了解到,不少投資者實際上對這種龐氏騙局心知肚明。在清楚對方是騙子的情況下,還參與其中,背后的原因就是此類投資者相信自己比別人“跑得快”,進而能夠薅到羊毛。事實上,這類投資者如果也積極發展下線的話,其身份究竟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就變得非常模糊。

還有不少投資者存在疑問,在與記者交流的過程中問及既然這種APP是違法的,為什么還讓其上架?實際上,任何監管都做不到事前監管。法律僅能夠對結果做出相應的裁決,不能對動機做出裁決。

另外,類似于這種拼團APP,其背后運營的公司幾乎遍布全國,每家公司之間也沒有關聯。或者這背后是有人看到類似的“商機”,便注冊公司、上架APP,并在互聯網上低成本推廣。因為這種模式操作難度很低,比如去年爆雷的福建大地云倉實控人實際上是此前爆雷的四川大圣的員工。而這種層出不窮的公司,也給監管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因此,投資者需要做的是擦亮雙眼、遠離陷阱,不要認為自己真的比別人聰明,能夠在房倒屋塌之前撤離。

記者:趙李南

編輯張海妮

視覺:劉陽

視頻:韓陽

排版:張海妮 王蜀杰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