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射洪一“被抱養”女孩身世不明不能落戶,警方:正在調查

原標題:四川射洪一“被抱養”女孩身世不明不能落戶,警方:正在調查

貴州女孩婷婷(化名)剛出生不久就被人抱養至陜西,后來又從陜西到了四川,被四川省射洪市許先生夫婦收養。婷婷身世成謎,一直不能落戶,如今12歲的她已上初中,卻因戶口問題沒有學籍。

10月10日,射洪市公安局天仙派出所民警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因涉及撿養方面的問題,而相關知情人要么不配合調查,要么已經去世,孩子的來源還沒搞清楚。該派出所還在調查處理此事。

派出所民警稱,根據最新的戶政條例,2009年之后撿養的孩子,應在撿拾地報警,憑借接報警記錄到福利院登記上戶。現在孩子是誰撿的、什么時候撿的、涉不涉嫌兒童買賣的問題都還在核實當中。

據許先生介紹,他是四川省射洪市天仙鎮居民,其媳婦是陜西人。2008年時,在陜西的大姨姐多年未孕,岳父便托嫁到貴州的小姨妹幫忙打聽領養孩子的事,恰巧那邊說小姨妹夫家親戚有一剛出生女嬰,由于這家人重男輕女,想將孩子送人。于是,2008年底,岳父便讓小姨妹將女嬰帶到了陜西,給大姨姐做養女,起名“婷婷”。

許先生稱,大姨姐到當地派出所詢問相關手續時,覺得各種手續太繁瑣,就不想領養了。從此,婷婷就和許先生的岳父岳母一起在陜西生活。但2010年岳父因意外去世,2016年,其岳母又因腦梗癱瘓在床。

2019年,許先生將岳母和婷婷從陜西接到了四川自己家里,承擔起了贍養老人和撫養婷婷的責任。但婷婷的戶口問題卻始終無法解決,他說,自2019年岳母和婷婷搬來四川后,他跑遍了當地派出所、鎮政府、市政府等相關部門,想解決婷婷的戶口問題,皆因沒有出生證明而遭拒。

許先生說,他多次向大姨姐和小姨妹提出,希望她們能幫忙證明一下孩子的身份,但兩人對此問題都避口不談。現在小姨妹和大姨姐甚至不和他們一家人聯系了。天仙派出所也曾經聯系了小姨妹,但小姨妹卻跟派出所說,她沒有從貴州帶孩子到陜西,而是她父親(許先生岳父)撿來的,可是岳父已經去世多年,難以查證,癱瘓的岳母也說不清。現在,孩子的來源無人能證實。不過,許先生稱,岳父岳母陜西的街坊鄰居證明,這孩子就是小姨妹從貴州帶過去的。

如今,婷婷已經在四川射洪上初中一年級了,由于戶口問題一直解決不了,至今連學籍都沒有,許先生擔心“以后連中考都沒有資格參加”。許先生說,他和妻子都希望讓婷婷能盡快落戶,他們會將婷婷當作親生女兒一樣照顧,讓她健康成長。

10月1日,澎湃新聞致電許先生的小姨妹蔣女士,蔣女士表示,孩子和她一點關系也沒有,是她父親在路上撿的,她說:“當時我回娘家時,孩子已經在家了,住了幾天我就走了。”隨后,記者聯系到許先生的大姨姐,問及孩子的身世,大姨姐稱“不清楚、不知道”。

據許先生介紹,當地警方也一直在協調貴州方面,了解孩子出生的情況。10月10日,射洪市公安局天仙派出所一位姓項的民警告訴澎湃新聞,該事件正在調查當中。據民警介紹,根據戶政條例,2009年以后撿養的孩子不能由公安機關直接上戶,應在撿拾地報警,憑借接報警記錄,就可以到福利院登記上戶。

據派出所介紹,國慶節之前,派出所收到了貴州某村鎮的公函,但公函中并沒有明確地告知孩子的身份,而是“聽說”孩子是蔣女士抱去陜西的,這與蔣女士的說辭又有出入。“可以說這些證明材料都是無效的。”

該派出所民警表示,該事件目前正處在調查階段,但棘手的地方在于,一是蔣女士不配合;二是時間久遠,許先生岳父去世、岳母腦梗,孩子的身世來源成謎。據民警介紹,到現在只能證實婷婷在陜西上過學的事實,再往前推,沒人能證明孩子的身份來源。孩子是誰撿的、怎么撿的、什么時候撿的、涉不涉嫌兒童買賣的問題?都還在核實當中。

天仙派出所民警還表示,今年7月份時,他們已經為孩子提取了血液樣本,送去了公安機關的DNA庫做比對。但至今都沒有比對成功。不過,過段時間他們將會到陜西和貴州進行實地探訪,爭取找到能證實婷婷身份的線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