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叫旅行,這叫玩命!需要拿命去換的還是“詩和遠方”?

原標題:這不叫旅行,這叫玩命!需要拿命去換的還是“詩和遠方”?

時光飛逝啊~

歲月如梭啊~

7天歡樂的國慶假期,還是在大家的不舍中離去...

要問:這7天假期中什么最火?

那必須是旅游啊!

光這7天里就有5.15億人次出門旅游,而且國內旅游收入甚至高達3890億。

足以看出,大家對旅游是真的熱愛啊。

即使路上是這樣的

景點是這樣的

連爬個山都是這樣的

但依舊擋不住大家對旅游的熱愛!

大多數人在旅游中碰到最麻煩的事,頂多是路上堵了、景點人多...

但是,有些人卻不是。

在這次國慶中,有人非法穿越無人區、雪山、鰲太線等,最后要不受了傷,要不喪了命。

任誰看了都會說,這不叫旅行,這叫玩命!簡直太可怕了!

01

鰲太線,是一條貫穿秦嶺鰲山和太白山之間的路線,全程山勢險峻、海拔高、易迷路,十分危險。

尤其是它的極端天氣,一天之內,四季縱橫,艷陽、大霧、冰雹隨時切換。

因為近10年來就有30多人喪命于此,所以鰲太線也一度被禁止穿行。

但是,有些人卻依舊偷偷地非法進入鰲太線,想要挑戰極限、挑戰心跳。

這不,在國慶節前幾天,就有3個人偷偷地帶著裝備潛入了鰲太線。

3人在大山中徒步、翻山、穿行,一路上興奮不已。

但誰料,在第三天,其中有一個人因為腿部抽筋而無法繼續前行,只能待在原地。

于是,其他兩個同伴便下山找人求救。

然而,在兩人帶著附近村民返回時,那個腿抽筋的同伴卻不見了。

兩人帶著村民在山中找了幾天,依舊不見那位同伴的身影。

在10月2日時,那位失聯人的家屬才向當地的緊急管理局報案,尋找失蹤的人。

管理局在接到報案后,立即聯系了搜救隊前去找人,但是卻一直未找到。

10月4日,因為天氣突變,既有大風,又有暴雨,因此搜救隊只能被迫撤回。

此時,那位失蹤的人已經消失了7天

藍天搜救隊督導官也說:鰲太線非常險峻,秦嶺作為中國氣候的分界線,山下可能還是風和日麗,但是山上可能就是狂風大作,風口處的大風能直接把人吹跑,突然的降溫帶來的失溫還會導致身體機能的降低,以前在開放期間也常常會發生事故。

所以,可想而知,那位失聯的人多半是兇多吉少。

在這個全國歡慶的日子,他卻因為貪圖一時的探險和刺激,徹底消失在了大山中。

對于他的家人來說,這得是個多讓人難以接受的噩耗?

像這樣在國慶節涉險的人還遠遠不止這一個!

02

10月3日凌晨,葉某某與朋友一起非法進入雅拉雪山,企圖征服雪山!

然而,沒過多久意外就發生了!

葉某某和朋友在翻越雪山時,一不小心走散了,朋友尋找葉某某不得,只能翻出雪山。

在離開雪山后,朋友立馬向康定警局報案求助。

在接到求助后,警方也立馬聯系了搜救隊,前去尋找葉某某。

此次搜救行動中,一共出動了20余輛救援車、150余人,還有各種無人機,衛星電話,單兵救援裝備等,付出了無數人力物力。

終于,在葉某某失聯24個小時后,搜救隊將人救了出來。

只能慶幸,葉某某并未走遠,而且朋友也在24個小時內報警,這才順利將葉某某救回。

但凡葉某某及其朋友走了幾天后才出事,那危險可想而知!

然而,下面3個徒步高原無人區的人,就沒那么幸運了。

故事依舊要從3個人想要探險無人區說起...

這3個人是從網上結識的,并且都想從巴塘穿行到白玉縣,然后一商量,便帶著裝備開始探險了。

原本3人預計在9月30日到達白玉縣,然而,到了10月5日,這3個人依舊未到達,并且還聯系不上。

因此,朋友只能報警求助。

警方立馬出動找人,在尋找了12個小時后,才終于在一座山上找到瑟瑟發抖的3人。

此時,已經沒有食物的3人,看到民警后激動萬分,連聲感謝。

無法想象,如果再晚個兩天,這3個人又是什么命運?

no zuo no die啊~

像這樣因為探險陷入危險、甚至是喪命的事情并不少,依舊有許多人前赴后繼地想要去探險。

確實,很多人都有一顆“征服大自然”的心,但是大自然真的就這么好征服嗎?

且不說那些無人區的寸草不生、險峻地勢、野獸遍地,光是一個極端天氣,就能讓無數人喪命。

你以為帶夠了食物就行,卻不知計劃趕不上變化,晚一天就有可能喪命;

你以為帶上了厚衣服、帳篷就行,卻不知一場突然降溫,就有可能瞬間喪命;

你以為三五成群便能安全,卻不知遇到野獸,或者迷路,依舊會喪命...

劃重點,那些因探險失聯、喪命的人,也都是以為萬事俱備,但還是出了意外。

所以啊,探險遠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甚至是比想的更加危險!

有時就連那些專業的探險家,都把握不住。

03

比如在2020年意外去世的王相軍。

他有著“冰川王”的外號,并且用了七年多的時間,徒步登上過70余座冰川。

對于別人來說高不可攀的冰川,他都曾踩在腳下。

梅里雪山、來古冰川、布加雪山、薩普神山等,他都登上去過!

在2019年,他甚至受到第25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的邀請,分享了他多年來拍攝記錄冰川的影像資料,并且呼吁更多人關注氣候變化。

但,就是這么一個經驗豐富的探險家,還是喪命于探險中。

2020年12月,王相軍在攀登西藏那曲嘉黎縣的依嘎冰川時,一不小心失足跌入冰川暗河中,隨后失聯。

等再找到他時,早已是一具冷冰冰的尸體。

再比如在2017年消失在無人區的劉銀川。

他是前幾年國內“頂級流浪者”,徒步去過許多地方,甚至還被拉薩旅游圈稱為“大神”。

但,就是這么一位有著無數徒步經驗的人,最后還是消失在了無人區。

在2017年10月,劉銀川計劃用60天穿越羌塘、可可西里和阿爾金山三大無人區。

在出發之前,他還準備了20斤牛肉干、10斤奶貝、可抵御-20°的雪地帳篷、1.8kg的羽絨睡袋、太陽能充電板、21G地圖軟件導航等...

在“萬物具備”后,他踏上了探險之路。

但是,在他出發60天后,家人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他的消息,又過了10多天,只能報警求助。

之后,民間救援隊隊長鄭義帶著5名隊友,以及7名警察踏上了尋人之路。

但是,最后卻依舊沒有找到人。

講到這,大家已經猜到劉銀川的結局,無外乎長眠在了無人區。

還有1996年葬于羅布泊的余純順。

他是“中國徒步探險第一人”,累計徒步了4萬多公里,發表過40多萬字的游記。

他徒步過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等,也征服過“世界第三極”,是一位經驗極其豐富的探險家。

但最后,他還是在探險羅布泊時發生了意外。

等直升機找到他時,只剩下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體,一個偉大的探險家就此隕落。

如今,在經過羅布泊時,還能看到他面向羅布泊的墓碑。

所以,即使經驗再豐富的探險家,依舊可能會發生意外,更何況是我們這些普通人呢?

大自然并不是我們想征服就能征服的!

就像是那些在國慶節非法穿越無人區的人,不但受罪、受傷,而且還有可能會喪命。

拿命去換詩和遠方,完全得不償失啊!

確實,很多人都喜歡追求詩和遠方,但并不是非要去那些危險之地啊,在中國還是藏著許多美景的。

雪山、草原、森林、湖泊、沙漠等等...

無論你想追求什么樣的詩、多美的遠方,這里應有盡有!

所以,為了尋找美景而去探險,其實大可不必~

【匯客廳文旅】升級你的旅行體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