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水利部官員靠水吃水虛列課題 利用影子公司大肆斂財

原標題:水利部官員靠水吃水虛列課題 利用影子公司大肆斂財

“貪污公款1000余萬,靠水吃水、損公肥私,侵吞課題資金……”近日,水利部綜合事業局原黨委委員、水利風景區建設與管理領導小組辦公室(以下簡稱景區辦)原主任李曉華因犯貪污罪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去年10月,李曉華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據了解,李曉華利用其擔任水利部綜合事業局多種經營管理處處長、景區辦副主任等職務便利,借負責國家水利風景區評審、管理工作及有關規劃、財政項目之機,采用虛構項目完成主體、假借名目轉移課題經費等手段,非法占有水利部綜合事業局及其下屬單位、企業資金共計人民幣1007萬元。

李曉華是如何利用手中職權為自己謀取私利的?此案暴露出課題經費管理方面的哪些問題?如何防范廉政風險?記者采訪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水利部紀檢監察組多名工作人員。

假借名目轉移課題經費,貪污的300余萬元課題資金與貧困地區相關

在李曉華眼里,一塊國家水利風景區的牌子也可以成為謀私生財的門路。

位于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東南部尖扎縣境內的李家峽水電站,是黃河上游水電梯級開發中的第三級大型水電站,大壩巍峨高聳,庫區景色秀麗。2007年10月,穿越此處的黃河走廊被評審為第七批國家水利風景區。按照水利部出臺的《水利風景區管理辦法》有關規定,水利風景區設立后,應在兩年內依據有關法規編制完成規劃。

2011年,李曉華到黃南州考察期間,以當地提供的水利風景區規劃“是旅游規劃,不是水利規劃”為名,要求對方重新編制,并威脅“不做規劃,就摘掉其國家水利風景區的牌子”。在李曉華建議下,黃南州水利局與其本人實際控制并經營的私營企業北京華夏山水規劃技術中心(以下簡稱“華夏山水”)以150萬元價格簽訂《青海黃南州黃河走廊水利風景區總體規劃合作協議書》。

值得注意的是,150萬元的合同款中,有90萬是李曉華通過轉移課題經費獲得的。利用負責景區辦財政項目的職務便利,李曉華設立了《青海黃南州黃河走廊水利風景區總體規劃》課題,采取指定課題承擔單位、課題內容、金額,虛列課題組成員、經費支出等方式,將綜合事業局外委課題資金共計90萬元支付給黃南州水利局,謊稱課題經費系水利部對地方單位編制規劃的支持資金,實際上卻被用來支付給華夏山水,并要求黃南州水利局另籌60萬支付剩余款項。

當時的黃南州還是國家深度貧困區,因當地財政資金匱乏,黃南州水利局三次向州政府申請后,從天津市對口支援資金中撥付60萬元支付給華夏山水。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內蒙古多倫、四川平昌、山西繁峙等貧困地區。

“把課題名稱設置的和規劃合同名稱基本相同,就是為了方便將規劃合同的內容移植到課題上。”據駐水利部紀檢監察組工作人員介紹,李曉華貪污的多筆資金都以規劃合作為掩蓋,表面上以商業合作方式開展水利風景區規劃,實際上利用職務便利,讓地方水利單位委托華夏山水編制水利風景區規劃,并利用負責財政課題的職務便利,通過虛列課題給予補貼的方式,提高華夏山水的合同價,從而侵占課題資金。

為掩藏自身違紀違法行為,從2004年開始,李曉華通過多環節、多鏈條、小額交易來隱藏資金真實去向,盡可能劃清自己與課題經費之間的關系。“所涉及的16筆犯罪資金,多以30萬至50萬的小筆合同款項形式流入華夏山水,具有很強的隱蔽性。”辦案人員說。

將影子公司作為大肆斂財的工具,借調研考察之機為自己公司站臺,多名家族成員牽扯其中

“貪污公款1000余萬,靠水吃水、損公肥私,侵吞課題資金……”近日,水利部綜合事業局原黨委委員、水利風景區建設與管理領導小組辦公室(以下簡稱景區辦)原主任李曉華因犯貪污罪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去年10月,李曉華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據了解,李曉華利用其擔任水利部綜合事業局多種經營管理處處長、景區辦副主任等職務便利,借負責國家水利風景區評審、管理工作及有關規劃、財政項目之機,采用虛構項目完成主體、假借名目轉移課題經費等手段,非法占有水利部綜合事業局及其下屬單位、企業資金共計人民幣1007萬元。

李曉華是如何利用手中職權為自己謀取私利的?此案暴露出課題經費管理方面的哪些問題?如何防范廉政風險?記者采訪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水利部紀檢監察組多名工作人員。

假借名目轉移課題經費,貪污的300余萬元課題資金與貧困地區相關

在李曉華眼里,一塊國家水利風景區的牌子也可以成為謀私生財的門路。

位于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東南部尖扎縣境內的李家峽水電站,是黃河上游水電梯級開發中的第三級大型水電站,大壩巍峨高聳,庫區景色秀麗。2007年10月,穿越此處的黃河走廊被評審為第七批國家水利風景區。按照水利部出臺的《水利風景區管理辦法》有關規定,水利風景區設立后,應在兩年內依據有關法規編制完成規劃。

2011年,李曉華到黃南州考察期間,以當地提供的水利風景區規劃“是旅游規劃,不是水利規劃”為名,要求對方重新編制,并威脅“不做規劃,就摘掉其國家水利風景區的牌子”。在李曉華建議下,黃南州水利局與其本人實際控制并經營的私營企業北京華夏山水規劃技術中心(以下簡稱“華夏山水”)以150萬元價格簽訂《青海黃南州黃河走廊水利風景區總體規劃合作協議書》。

值得注意的是,150萬元的合同款中,有90萬是李曉華通過轉移課題經費獲得的。利用負責景區辦財政項目的職務便利,李曉華設立了《青海黃南州黃河走廊水利風景區總體規劃》課題,采取指定課題承擔單位、課題內容、金額,虛列課題組成員、經費支出等方式,將綜合事業局外委課題資金共計90萬元支付給黃南州水利局,謊稱課題經費系水利部對地方單位編制規劃的支持資金,實際上卻被用來支付給華夏山水,并要求黃南州水利局另籌60萬支付剩余款項。

當時的黃南州還是國家深度貧困區,因當地財政資金匱乏,黃南州水利局三次向州政府申請后,從天津市對口支援資金中撥付60萬元支付給華夏山水。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內蒙古多倫、四川平昌、山西繁峙等貧困地區。

“把課題名稱設置的和規劃合同名稱基本相同,就是為了方便將規劃合同的內容移植到課題上。”據駐水利部紀檢監察組工作人員介紹,李曉華貪污的多筆資金都以規劃合作為掩蓋,表面上以商業合作方式開展水利風景區規劃,實際上利用職務便利,讓地方水利單位委托華夏山水編制水利風景區規劃,并利用負責財政課題的職務便利,通過虛列課題給予補貼的方式,提高華夏山水的合同價,從而侵占課題資金。

為掩藏自身違紀違法行為,從2004年開始,李曉華通過多環節、多鏈條、小額交易來隱藏資金真實去向,盡可能劃清自己與課題經費之間的關系。“所涉及的16筆犯罪資金,多以30萬至50萬的小筆合同款項形式流入華夏山水,具有很強的隱蔽性。”辦案人員說。

將影子公司作為大肆斂財的工具,借調研考察之機為自己公司站臺,多名家族成員牽扯其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扑克直播